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人前羞辱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  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人前羞辱

  侯欽寶皺著眉,無奈地瞧著女兒,心頭忐忑。

  他怎么放心把女兒留下呢?

  “爹,您放心,我與這位將軍之間是君子協定,他不會對我怎么樣的。”

  侯月珊知道爹爹對她的擔心,所以安慰了一句。

  侯欽寶還能說什么?

  如今大錯已成,他自己都是罪人,又怎么有資格為女兒開脫呢?

  “爹,女兒沒事的,請您放心。”

  侯月珊眼里蘊著淚,卻勉強笑著,不想讓爹爹為她擔心。

  “哎!”

  侯欽寶嘆口氣,默默地看了看姬無邪,轉身離開了。

  “送侯老將軍!”

  洛清歌一聲令下,有人趕快上前,一左一右攜著侯欽寶出門了。

  侯月珊暗暗嘆氣,心里窩火,想他爹爹一世驕傲,何曾受過這等屈辱?

  都是他們!

  侯月珊暗中把這筆賬記下了。

  “墨子燁,本殿今晚想與你喝酒,可否?”

  姬無邪崇拜地看著墨子燁問道。

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墨子燁淡然輕笑,心情頗為輕松。

  于是,在這將軍府,便擺下了宴席。

  雙方解除了誤會,北梁又得了一座城,墨子燁的心情自然好。

  可姬無邪就不一樣了,他平白的丟了一座城,心情有些郁悶。

  然而,他卻不敢在墨子燁面前表現出來。

  于是,他喝了一頓郁悶酒。

  酒過三巡,姬無邪眼眸時不時盯著墨子燁,忽然問了一句“你吃了什么不老仙丹嗎?為何本殿覺得這次見你有點不一樣了?真是越活越年輕……”

  姬無邪撇撇嘴。

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洛清歌忍不住笑了。

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姬無邪不明所以地瞧了她一眼,問道。

  “沒……沒什么。”

  洛清歌連忙擺手,“是你喝多了吧?墨子燁哪里又不一樣?”

  說完,她又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  姬無邪晃了晃頭,盯著墨子燁,“本殿沒喝多啊,他就是不一樣了。”

  洛清歌抿著嘴唇,憋著壞笑,“你真喝多了,要不然……我叫人送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“誰要休息啊?”

  姬無邪斜睨了洛清歌一眼,忽然注意到了她身后的一個人,“你……過來給本殿歌舞助興!”

  早看這個人不順眼了。

  姬無邪微瞇著眼眸,借酒裝瘋。

  侯月珊倏然一愣,暗地里咬緊了牙。

  這個太子殿下,他好生無情!

  不管怎么說,他們都有過那么一段美好的回憶,可這個人卻全然不顧!

  他竟然在這么多人的面前故意羞辱自己!

  “還不過來?”

  姬無邪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,“若不是你,我西楚如何會丟了一座城?你為何游說將軍私自出兵?你……當知道本殿不喜歡你……”

  一句話出口,侯月珊頓時紅了臉。

  原來,他什么都知道了。

  “本殿今天心情不佳,你要給本殿歌舞助興!”

  姬無邪冷冷地說道。

  他這話一出口,周圍瞬間寂靜無聲。

  侯月珊遲疑了好久,終于下定決心一般,“好,臣女便為殿下助興!”

  她說著,便在眾人面前,打起了拳。

  她從小跟在父兄身邊,不曾學過歌舞,這拳腳倒是練得爐火純青。

  忽然間,耳畔傳來了樂聲,給這至剛的舞蹈,添了一抹柔媚的味道。

  侯月珊循聲望去,卻是丁原,他用這軍營常用的號角,竟然吹出了不同的曲調。

  在這別具一格的曲調中,侯月珊滿腹的羞愧和怨氣,居然煙消云散,她漸漸地沉靜了下來。

  合著別致的樂聲,她平心靜氣打了一套拳,讓眾人沉浸在這不一樣的歌舞組合里。

  一曲完畢,丁原收起了號角。

  “好!”

  靜謐的環境中,不知道誰叫了一聲,眾人紛紛跟著附和。

  “想不到丁將軍還有這個才藝!”

  他們雖然常年在一起,卻從未聽丁將軍吹過這號角。

  丁原淡淡一笑,心事重重地提了一口氣。

  “丁將軍,您是如何想到把這號角吹出不同的樂聲的?”

  有人問道。

  丁原苦笑,“苦悶的時候。”

  大家面面相覷,紛紛低下了頭。

  對于丁將軍,他們都是了解的。

  丁將軍是個爽朗的人,極少見他有過苦悶的時候,除了那一次……

  那是丁將軍家中傳來妻子生產時血崩的消息,當時他七尺男兒,在戰場上都沒有流過淚,卻因此哭得像個孩子。

  足見妻子的死,對將軍的打擊。

  從此,他們的丁將軍總是在夜晚出城,半夜才回來。

  他們不知道,這丁將軍是去城外獨自療傷了。

  而這期間,陪伴他的便是這軍營里的號角。

  氣氛一下子變得壓抑,大家都不出聲了。

  最后,還是洛清歌打破了沉寂。

  “想不到丁將軍竟有如此的神技。”

  洛清歌朝著丁原笑了笑。

  “屬下獻丑了。”

  丁原抱了抱拳,眼眸輕輕掠過侯月珊。

  洛清歌暗中笑了下,看來,這丁原是有意給侯月珊找了個臺階下,他心里還是非常袒護這個侯月珊的。

  “丁將軍,時候不早了,你送侯小姐回房吧。”

  洛清歌沖著丁原使了個眼色。

  丁原臉一紅,很是尷尬。

  他明白,王妃一直在給他制造機會,可他一個鰥夫,有什么資格肖想別人?

  縱然這女子是俘虜,他也沒想過要碰她。

  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丁原對侯月珊說道。

  “我不回去。”

  然而,侯月珊卻拒絕了。

  丁原一愣,目光落在了侯月珊的臉上。

  侯月珊無視他的注視,意味深長地說道“我要服侍殿下。”

  “哼!”

  丁原淡淡冷哼,“你以為你服侍了他,他便能把你帶回去嗎?求他不如求本將軍!”

  作為北梁齊王墨子燁麾下的大將,丁原自帶一抹高傲。

  他看的很通透。

  侯月珊挑眉看了他一眼,暗中重重地提了一口氣。

  不得不說,眼下的形勢,丁原說得很有道理。

  “難道,你想繼續留下來受辱?”

  丁原又問了一句。

  侯月珊遲疑了片刻,看向他“走吧。”

  他說得對,求殿下不如求他……

  侯月珊暗中看了丁原一眼,唇角幾不可察地劃過了一抹復雜的神色。

  將侯月珊送進了房間,丁原說道“將軍府戒備森嚴,你最好不要打別的主意。”

  醫妃難寵:王爺和離吧!



醫妃難寵:王爺和離吧! http://www.nhsyal.live/html/book/47/47576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
全天江苏快三计划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