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零八章 封地修真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  見劉秀沉默未語,劉黃說道“阿秀比阿姐更有道緣,倘若阿秀能隨阿姐一同去修道,將來的造化,一定遠在阿姐之上!”

  劉秀苦笑著向劉黃擺擺手,說道“大姐,我若去修真,那天下怎么辦?朝廷又怎么辦?”

  劉黃看了劉秀一眼,說道“阿秀還是放不下啊!”

  這不是放得下、放不下的問題。劉秀不想和大姐在此事上爭論,他沉思許久,說道“大姐執意要回封地,我想攔也攔不住,大姐的修煉之地,就由少府出錢建造吧!”

  少府管的是皇宮錢庫,也可以說是天子的私人管家。劉秀讓少府出錢建造,就等于是他自己掏腰包,而不是動用國庫的錢。

  劉黃想了想,淡淡地嗯了一聲,而后又緩緩閉上眼睛,繼續盤膝打坐,同時幽幽說道“欲治天下,先治其身。”

  呦!大姐這是開始學楊朱的‘貴身說’了。

  楊朱是道家的重要人物,把老子的‘貴身’觀點發揮到了極致。老子、楊朱、莊子,這三位,稱得上是道家學派的三巨頭。

  劉秀搖搖頭,說道“大姐,我一直在內治其身。”

  只有人人都內治起身,才能互相不損,人們才能懂得自重自愛,如此一來,百姓各安其所,天下不就自然而然的治理了嗎?

  這便是楊朱學說的核心思想。但劉秀并不喜歡道家的這一派思想,也不能說不喜歡,而是覺得不實用,不現實。

  他更尊崇的是老子‘上善若水,水善利萬物而不爭’的思想。

  皇帝,乃至朝中的王公貴胄們,都應像水一樣去潤澤百姓,而不要去和百姓們爭奪利益。

  為官者都能一心為民,百姓們自然不會起來反抗你,也只有這樣,天下才能長久。

  劉秀在南陽治理王公貴胄時,所秉持的就是這樣的思想。

  看大姐已經靜心打坐,不想再和自己說話,劉秀起身離開。

  回到皇宮,劉秀先是召見少府,讓少府出資,在湖陽為劉黃建造一座修煉之地。而后,他又召見了劉賜。

  中秋之夜,劉賜在皇宮宴會中忘乎所以的直呼天子名諱,他一覺醒來,已經完全不記得這件事了,還是下面的仆人提醒他,他在宴會中,對陛下有大不敬之舉。

  劉賜聽完,一臉的茫然,連連揮手,說道“不可能!那不可能!我怎么會直呼當今的名諱?”

  “倘若侯爺不信,可以去問問趙王,或者與會的其他王侯!”

  這么大的事,下面的仆人可不敢扯謊,劉賜仔細想想,嚇出一身的冷汗。他也怕劉秀找自己秋后算賬,這一整天的時間,他都在侯府里提心吊膽的。

  不過一天都是風平浪靜,劉賜以為劉秀忘了此事,或者壓根沒在乎此事,他漸漸放下心來。

  哪成想,第二天沒事,第三天就有事了,皇宮來的內侍到了侯府,宣他入宮面圣。

  劉賜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心驚膽戰的到了皇宮,在清涼殿面見劉秀。見到劉秀后,劉賜立刻屈膝跪地,向前叩首,說道“微臣拜見陛下!請陛下恕罪!”

  劉秀一怔,笑問道“慎侯請起!慎侯何罪之有?”

  劉賜剛剛站起身形,一聽這話,立刻又跪了下來,結結巴巴地說道“中秋之時,微臣酒后失言,竟……竟在宴席中當眾直呼陛下的名諱,微臣罪該萬死,請陛下恕罪!”

  劉秀哦了一聲,反問道“慎侯以為,我這次召你入宮,只是為了此事?”

  劉賜抬起頭,呆呆地看著劉秀,問道“難道微臣還有別的錯事?”

  看著他一臉茫然的樣子,劉秀覺得又好氣又好笑。

  他說道“就在今日,我出宮微服巡視,發現慎侯侯府的眷屬,光天化日之下調戲民女,而且對方還是個道姑,不知慎侯可知此事?”劉賜聽聞這話,一臉的懵圈,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劉秀意味深長地說道“在南陽,我已經說過,我們劉漢天下若想長久,必先嚴己律人,善待百姓,你們當時答應的

  都很好,現在看來,你們是根本沒把我說過的話放在心上啊!”

  “微臣不敢!微臣不敢!”劉賜連連向前叩首,結結巴巴地說道“陛下,微臣回府之后,一定會嚴查此事……”劉秀繼續說道“今日之漢室天下,非我劉秀一人之功,也非劉氏一族之功,而是靠著成千上萬的將士,拼死拼活、流血流汗打下來的,每逢想起那些血灑疆場、馬革裹尸

  的將士們,我就心痛不已,對這漢室天下,我格外珍惜,可你們呢?也有和我一樣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天下嗎?”

  “是、是、是,微臣也有……”“不要光在嘴上說,更要做出來!”劉秀斬釘截鐵地說道“無論是誰,倘若他不懂的珍惜漢室江山,甚至還想把漢室江山拱手讓出去,他就不配享受漢室江山帶給他的富貴

  ,我會把他剔除出朝堂,剔除出宗室。”

  向來膽大包天、口無遮攔的劉賜,此時業已被嚇得汗如雨下,跪在地上的身子都哆嗦成了一團。

  劉秀的為人偏向柔和,時不時的還開開不著調的玩笑,即便對外姓大臣,也很少會說重話,對宗親更是以禮相待。

  這次他訓斥劉賜的話可夠重的,甚至連剔除出宗室這樣的話都說出來了,劉賜能不怕嗎?

  “回府之后,好好思過,倘若再犯……不,沒有再下一次!慎侯退下吧。”說完話,劉秀揮了揮衣袖。

  劉賜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離開的皇宮,回到侯府之后就大病了一場。

  當然,他也有派人調查事情的原委,那日,調戲清靜,被劉秀撞個正著的幾名大漢,正是他慎侯府的家奴。

  得知事情的真相后,劉賜氣得差點當場吐血,令人將這幾名家奴套上麻袋,亂棍打死。

  這件事,不僅給了慎侯府帶來極大的震懾,對其他的宗親、權貴,也起到了敲山震虎的效果。

  眾宗親、權貴皆開始約束自家的眷屬,這時候誰若是撞到槍口上,那是成心自找倒霉呢!劉秀這次把劉賜嚇得不輕,所起到的連帶效果是,讓洛陽的風氣為之一正。劉玄在長安那么快的垮臺,歸根結底,是權貴們的無法無天,變本加厲的斂財,欺壓百姓,導

  致百姓與朝廷離心離德,赤眉軍攻打過來,幫襯者寥寥,推波助瀾者不計其數。前車之鑒,近在咫尺,劉秀可不想重蹈覆轍。

  不日,劉黃離開洛陽,去往湖陽封地。

  臨行之時,劉秀親自出宮送行。劉秀把大姐一直送出洛陽城,回頭望望,離洛陽城已經好遠,劉黃對劉秀說道“阿秀,你就送我到這兒吧!”

  劉秀走到劉黃近前,拉著劉黃的手,說道“大姐若在湖陽住不習慣,及時派人通知我,我接大姐回洛陽。”

  劉黃點點頭,看著站在自己面前,比自己高出一頭還多的弟弟,心中感慨萬千,說道“阿秀也要保重啊,別太操勞了,也別讓阿姐惦記。”

  一聽這話,劉秀再控制不住,眼圈濕紅,將劉黃的手握得更緊。劉黃拍了拍他的手背,笑道“現在阿秀長大了,還已貴為天子,光宗耀祖,阿爹阿娘都可含笑九泉了。”

  “大姐……”

  “好了,阿秀,阿姐該走了。”說著話,她又含笑看了看劉秀,轉身向馬車走去。

  劉秀亦步亦趨地跟在劉黃身后,看著她被侍女扶上馬車,看著劉黃從車窗里探出頭來,向自己揮手。

  他也下意識地揮了揮手,很快,劉黃的隊伍開始行進,漸漸走遠。劉秀站在原地,望著遠去的隊伍,久久沒有離開。

  劉黃離京,去到了湖陽封地。

  在少府的財政支持下,劉黃于湖陽附近的山區,修建了一座巨大的道觀,取名為煉真宮,作為劉黃坐禪修真的場所。(劉黃有沒有修成大道,不知道,但即便過去了近兩千年,這座道觀一直被保留了下來,期間不時有看破紅塵的名仕去到煉真宮修真,延續至今。現煉真宮依舊保持完好

  ,坐落于河南方城縣,已作為當地的旅游景點。)

  劉黃的離開,讓劉秀傷感的一陣子,但沒過多久,一件喜事沖淡了這件事,郭圣通又懷孕了。不得不說,劉秀的后宮雖然凋零,但他的皇后倒是很能生育。

  劉秀和郭圣通成親之后,只有前期在軍中顛沛流離的生活沒有讓郭圣通懷上孩子,但自從穩定下來了,郭圣通幾乎是一年一個。

  先是太子劉強,后來是二皇子劉輔,現在她又懷上身孕了。

  得知此事,劉秀也非常高興,不僅重賞了長秋宮,連帶著,所有的后宮嬪妃都有收到劉秀的賞賜,當然,其他嬪妃的賞賜,肯定是遠沒有長秋宮那么多。

  消息傳到西宮,雪瑩、紅箋、李秀娥的心里都很不是個滋味。皇后的子嗣,是一個接著一個,而自家貴人的肚子,還一點動靜都沒有呢。

  雪瑩端著煮好的湯藥,邊向大殿走,邊對身邊的紅箋說道“也不知道邳太常的藥方到底是有用沒用。”

  紅箋白了她一眼,說道“怎會沒用?你沒看到鳳凰宮的那位都誕下長公主了嗎?”

  雪瑩皺著眉頭說道“可咱們貴人怎么還……”

  二女說著話,走進大殿,陰麗華正坐在梳妝臺前,李秀娥在給她梳頭。她透過銅鏡,看眼走進來的雪瑩和紅箋,問道“你倆還嘀咕些什么?”

  “沒……沒什么。”雪瑩、紅箋福身施了一禮。雪瑩端著湯藥,走到陰麗華近前,說道“貴人請服藥。”

  “放下吧!”陰麗華微不可察地皺了皺眉。邳彤開的藥,實在是太難喝了,現在不用入口,只是聞其氣味,她就有作嘔感。

  雪瑩看眼陰麗華,小心翼翼地說道“陛下交代了,要婢子一定看著貴人把湯藥服下。”

  陰麗華瞪了雪瑩一眼,一臉的無奈。一旁的李秀娥說道“貴人,讓婢子來吧!”說著話,她接過湯碗,用湯勺輕輕的攪和,似乎想讓湯藥變涼一些。

  雪瑩和紅箋則接過梳子,繼續為陰麗華梳頭。趁著二女給陰麗華梳頭的機會,李秀娥從袖口內掏出一只小錦囊,打開,將里面的東西倒入湯藥里。

  別看雪瑩和紅箋正給陰麗華梳頭,但眼睛尖得很,都看到了李秀娥的小動作。二人一同轉頭向李秀娥看去,厲聲問道“你做什么?你給貴人的湯藥里加了什么東西?”

  漢天子



漢天子 http://www.nhsyal.live/html/book/48/48445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
全天江苏快三计划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