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.96 球球去哪里了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  顧飛準備好的笑臉完全沒有用武之地人家就已經跑了,他在第二十三次收回笑臉后,僵著一張臉不解的問韓玲玲“我感覺他們都在躲著我,為什么”

  不待韓玲玲回答,問完后顧飛自己反應過來了,他拍了一把額頭說道“看來我殺人把他們也嚇到了吧”

  韓玲玲捂嘴一笑,彎著眼睛沒有說話,內心里卻在想著“若自己不是機緣巧合,看到他事后大吐特吐的樣子,也會嚇到的好嗎。”

  走了盞茶功法,回到帳篷后發現里面已經被清理的干干凈凈,只是還有些味道未散,地上的土都已經重新平過了,顧飛頓時明白了,他對韓玲玲微微一笑,感激道“謝謝玲玲了。”

  “首領不用客氣,舉手之勞。”韓玲玲擺擺手,自己的命都是人家救的,些許小事怎么好意思當得這聲謝謝

  他大腦里面的靈力這次真的被本源力量放出來了,它們不再只是盤踞在大腦中,而是參與到全身的靈氣循環中,并在里面占據了主導地位,同時在漸漸同化著周身靈氣。

  以新打通的百會穴為交點,體內的靈氣緩緩運行著,每完成一次循環,靈氣就會自然而然的壯大一些,在這缺乏靈氣的荒域,無疑是最好的消息。

  雖然疑惑為何在通竅境就可以使靈氣動起來,完成循環,但是考慮到本源能量的強大,化不可能為可能才是正常,顧飛不再糾結。

  唯一可惜的是,雖然不再霸著大腦那處的靈氣,不再是非球球動手絕對不給的姿態,但是那股本源力量自己還是在腦海中懶洋洋的躺著,任顧飛如何溝通驅使,理都不理他。姿態可以說是非常高冷了。

  顧飛急于查看現在身體到底是什么狀況,韓玲玲告辭后就閉目細細探究起來。

  而顧飛目前體內的循環和玉簡中描述小周天的循環還是有區別的。

  首先,顧飛的循環路徑比不比周天循環小,甚至不比大周天循環要小,而且他體內的循環不需要自己刻意催動就自己緩緩運行著,這和周天強者只在刻意驅動時才會有周天運行不一樣。

  其次,無論大小周天循環都不會經過大腦,但是顧飛卻是以百會穴為根基完成的循環。

  最后,顧飛雖然靈氣也在循環但是這效率比起大周天循環還是差遠了,畢竟在點星階段靈氣就可以靈氣化液并凝聚出核心。而現在顧飛體內的氣態靈氣比之液態的循環效率上要差上許多。

  不過盡管如此,桎梏著顧飛的靈氣問題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解決,體內生生不息的靈氣讓他不再完全依賴于從外界獲取了。

  大戰之后,顧飛再也進不了當時那個可以瞬間吸空周圍靈氣的特殊狀態了,但是還好,現在他體內靈氣的自我增長速度還是比從外界吸收還要更快一點。

  不過可以預見的是,隨著竅穴越開越多,再開啟新的竅穴難度也會越來越大。日后限制他修為增長的將不再是靈氣,而是竅穴的開啟。

  顧飛摸清了靈氣運行情況之后總覺得有什么不太對的地方,思來想去卻沒想到到底是什么,但又總覺得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 終于,他目光落到球球的外套上時終于明白了,往常跟屁蟲一樣的球球不在身邊

  仔細想想從戰場上回來之后就沒見過球球了,顧飛頓時急了

  他趕緊通過終端聯系球球,對面卻毫無回應。開啟終端定位,卻發現球球那邊的定位被關了。

  顧飛更是著急,趕緊出門,見人就問看到球球在哪沒,卻沒人能夠回答。

  營地不大,一炷香功夫,顧飛里里外外找了好幾圈也不見球球的影子,前所未有的自責感襲來,恐懼和擔心又接踵而至,顧飛驚惶的發現,自己這是把球球弄丟了。

  暖春季節,顧飛的心卻哇涼哇涼,整個人猶如置身冰窖,球球丟了,他該怎么辦

  隨后顧飛強行振作精神開始分析了起來,腦海中閃過各種可能性。

  應該不是浮屠宗的人抓的,他們若是來了肯定不會這么悄無聲息,而且抓了球球沒道理自己沒事,那么球球是被這營地里面的人抓走的

  目光掃過遠處,那是今天鬧事的那三家的方向,他們一搞事球球就不見了,莫非背后還有人在指使

  顧飛通紅的眼睛里似是藏著刀,好像要沖破層層壁障直接一刀劈了那想要加害球球之人。

  他告訴自己要冷靜,他們抓走球球必有所圖,最后肯定會找到他頭上來的,而他現在不宜大肆聲張以免別人會為了躲避搜查給球球帶來傷害,也藏的更深讓自己更難找到。

  焦急的顧飛已經忘了關閉定位這件事了,能關閉定位的除了球球自己誰能做到

  他也忘記了球球的體質不是這里任何一個人可以傷到的,在他心里球球就是個孩子。

  “球球,你在哪”顧飛內心在呼喚著,卻毫無回應。

  漫無目的的到處尋找著,還不敢大肆聲張,顧飛急得五內俱焚,他甚至還潛進了另外三處營地細細尋找,但是找遍了所有地方卻都沒有找到球球。

  直到他走到了一片基本上沒有人去的灘涂上,在一塊石頭后面看到了一塊小小的衣角。

  顧飛頓時心中大喜,他直接奮力一躍,就落到了石頭背面,靠在石頭后面的果然是球球。

  球球背靠石頭蹲坐在地上,雙手抱膝,小腦袋埋進了手臂中似乎睡著了。

  顧飛看到球球的那一瞬間,一百多年沒出現過的眼淚瞬間掉了下來。

  “這孩子。”看到沒有絲毫被脅迫痕跡的球球,顧飛又是心疼又是生氣。

  擦干眼淚抬頭望天,把再度溢出來的淚水逼了回去,顧飛準備把球球抱回去睡。

  誰知顧飛剛剛蹲下來,球球自己就迷迷糊糊的醒了。

  他一抬頭,顧飛就發現了球球小臉上滿是凝固了的淚痕。

  “球球,怎么哭了”再多的責怪和氣憤都霎時間消失的無影無蹤,顧飛心中只剩下心疼。

  地球呼救



地球呼救 http://www.nhsyal.live/html/book/54/54697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
全天江苏快三计划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