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  

  “喂……”成郁云暗暗罵了自己一句,指了一個路過的小太監,“背她。”

  小太監不敢不從,背起不知名的女子便跟著成郁云往御醫署走去。

  “大夫為她瞧瞧病。”一進御醫屬,成郁云便找到熟識御醫。

  莨夏此時也漸漸醒轉,從小太監背上掙脫,跌跌撞撞往外走去。

  “你站住。讓御醫給你看看。”成郁云不悅地看著掙扎起身往外走的莨夏,一把將她拉回來,“趕緊過來。”

  在場眾人皆是一愣,連忙低頭,眼觀鼻鼻觀心,不敢多做片刻停留。

  一面是一身泥水的美嬌娘,此時已是落湯雞一般,楚楚可憐。

  一面是清俊高貴的郁王。

  身在深宮里,主子們的事是最不能八卦的。看見了也當看不見,聽見了也是聽不見。

  御醫垂手之際,便聽得郁王召喚,“煩請先生為其診治。”

  忍俊不禁抬起頭,與那女子四目相對。

  命不久矣……

  御醫一眼便看出這一臉死相。

  莨夏蹙眉,這宮中醫者果真是有本事的,一眼便看出七七八八。只是,明知是死癥,可有人敢說嗎?

  她到是好奇了。

  濕噠噠的衣袖被成郁云拽了一把,此時皺在一起,莨夏只得恭敬對御醫行了個禮,“麻煩先生了。”

  “不敢。”御醫略一點頭算是回應,四下看了看,見不遠處有一位空座,指了指那邊,讓莨夏先去等。自己則與成郁云道,“請郁王去正堂喝茶,微臣去去就來。”

  “好。”成郁云看了看已走到桌邊的莨夏,低聲對那御醫道,“此人對本王至關重要。”

  御醫點點頭,“微臣盡力而為。”

  成郁云當下沒想太多,以為只是客套,跟著內侍去正堂等候。

  成郁云離開,方才盡數低頭的人全都抬起頭來,一臉詫異地看著莨夏。

  莨夏目不斜視只等那位御醫過來。

  整個御醫署,沒有人看不出一個將死之人的面相。所為望聞問切。第一步已看的清清楚楚,方才又聽她毫無中氣的一句話,不等問已八九不離十行將就木了。

  莨夏望著走到跟前的御醫,待他坐下,自己才在對過坐下。

  御醫心下嘆了口氣,伸出手請她的手診脈。

  莨夏伸出手擺了擺,“先生可否移步?”

  御醫知她此言何意,站起身做了個請的手勢,將她帶進隔壁專做腹診的小房間。

  這里隔音還算可以。莨夏一進門便打量了個七七八八。

  待御醫開口,“不知小姐有何吩咐?”

  莨夏微微一笑,“想必先生早已看出我命不久矣。只想請先生務必讓郁王知曉。來日,等太后壽宴結束,我自會身退。”

  御醫不問情由的點點頭,眸中閃過一絲狡黠。

  莨夏見御醫這般,大抵知道此人并非郁王所用,便道,“煩請先生務必不要將此事傳到旁人耳中。”

  宮中行事都是提著腦袋走的。御醫更是如此,循規蹈矩尚且不一定能保全,何況多嘴多舌呢。

  御醫聞言蹙眉,仿佛自己的面具被拆穿一般窘迫。

  莨夏恍若未見,對那御醫拜上一拜,“還望先生體諒。”

  御醫沉思片刻,眼中目光復雜。

  眼前這女子生著一臉福相卻陷短命局中。他無能為力,必要據實相報個晉王的。可是這一請求到底為何?

  他不知道,卻見那女子眸似含淚,楚楚可憐,一身泥濘下如出水芙蓉,沒有半點泥淖之色,不由得點點頭,“好說,好說。”

  莨夏這才松了口氣。看這御醫生的精明,話里又不是忠直之輩。

  以成墨云的手段,問出個長短不在話下。雖然他們不是多言失語之人,卻也不是因為她一個小女子得罪主子的人物。

  既然這樣,必是要將厲害說明的。

  “我一個鄉野村婦進得宮門實在是祖上積德。廢了不知幾許氣力。若是因為這破落身子,毀了以往廢盡的心力,哪怕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生啊。”莨夏說的痛徹心扉。

  御醫聽得動容。他們這些靠手藝吃飯的人,哪一個不是拼盡全力到了這一步的。誰也有個不容易的。

  再看此女子一臉純良,又在郁王手下做事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他自然是能承了這份情的。

  便應下此事絕不從他口中過。

  莨夏得到滿意答復,便與御醫出得門去。

  二人在屋里待的時間雖不是很長,可畢竟也不是那么短。御醫署的人不會多言,不代表他們就不會有所懷疑。

  那御醫問了莨夏幾個問題,搭手診脈。一切都中規中矩干完,這才說她無甚大事,只是身體虛弱吃幾副補藥即可。

  說完,便抄了一張方子給撿藥的小太監。而自己則去前面匯報。

  雨說停就停,莨夏站在廊下看著滿園關不住的春色,冒頭的春芽,趁手的春花。當真是朝氣蓬勃的。

  不多時,郁王沉著一張臉出來,可莨夏還是在他眼中看到了一絲歡愉。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的快感。

  她若無其事地垂眸,只當沒看見,跟著郁王往外走。

  出了御醫署,成郁云帶她在一處小閣樓前停下,指了指最內側一處小偏房,“進去換身衣裳。”

  莨夏似癡傻地點點頭,跟著迎出來引路的宮女往那里走去。

  進屋是一間不小的房間,只不過它立在宮中,就顯得格外擁擠了。

  里面東西不多,歸置的很好,許久不住人的緣故,屋里有一股淡的幾乎可以忽略的潮氣。

  莨夏接過宮女遞過來的衣裳,也是宮女的服制,只是衣裳上面飄著淡淡的蜜合香的甜味。

  她草草洗過換了衣裳出來,成郁云就坐在敞開門的飛檐閣中等她。

  待一切就緒,天色已晚。

  成郁云看了看悄悄亮起的宮燈對莨夏道,“要快些了,宮門快下鑰了。”

  莨夏聞言提裙而走。

  成郁云見此一愣,果然是村婦一流,半點閨秀氣質都沒有。

  也好在是個村婦,不然,他還得煩心事成之后她的去處。

  回到住處,已是二更時分,莨夏此時毫無睡意。想著白天的一幕幕如白駒過隙,竟恍如隔世。

  她暗暗嘆了口氣,依舊為成墨云的事耿耿于懷。

  她覺得自己可笑。

  明明推開他,還希望他會一如既往的對她。溫潤如玉,淺笑低吟。無論何時何地,都是一副寵她入骨的樣子。

  可偏偏就是這樣一個人對她視而不見。

  她壓制著心口的憋悶不讓自己表現出來。常生在外面叮叮咣咣的做著什么,雖然聲音煩躁,也總好過安靜的讓人抓狂。

  打開窗戶,夜風中帶著花香吹來。隨著一起來的還有空氣中木屑的味道。

  莨夏記得她和娘親在臨安的時候常點來熏蚊子的艾草,那時候,她多開心。歡歡喜喜便過了十幾年。

  進入卿家便是一條分水嶺。從一個掌中寶成了萬人嫌棄的對象。

  她自嘲的笑笑,這輩子,她注定不會明白一些事,而時間也不會讓她繼續蹉跎。

  捏了捏袖中拳頭,喚了一聲“常生”。

  外面常生聽聞喚他,愣了一下,忙應著往里走去,站在門口問,“東主叫我有何吩咐?”

  “你明日便可以回晉陽了。”莨夏隔著一扇門與他道,“拿著明日一早送來的信回去,將信交給晉陽府臺便可。”

  常生聽到此處,心中納罕。這才來了數日,為何獨獨攆他一人離去?

  心中雖有不甘,卻也沒有言明,只應下。

  第二日一早,莨夏起了個大早,將一封信交給常生,又與他等來郁王的一封信件,這才打發他離開。

  常生離開之后,莨夏照例隨郁王進宮。

  


妖顏禍君之卿家九娘不好惹 http://www.nhsyal.live/html/book/55/55303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
全天江苏快三计划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