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 艱難和談路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  這次貴茅郡的苗民之亂是受到蒼狼國拜天帝教的影響,從咸通五年開始,算到同慶九年,已經是第十六個年頭了。一支由李云彩率領的蒼狼國建制的部隊,參與了這次苗疆起事,因此貴茅郡也成了蒼狼國的最后一站。

  施洞口大戰之前,李云彩曾提議,主動放棄施洞口,分兵東出,襲擾荊南郡西部,聯合那里的苗民,讓龔繼昌一部顧此失彼,疲于奔命。

  可是九大白不愿意離開自己的故土,堅持與龔繼昌硬碰硬的打消耗戰,被打得落花流水,于是就出現龔繼昌“焚書坑苗”的場景。

  “是,大人——”

  一百來個精毅營士兵齊聲應道,紛紛向大坑內拋灑沙土,很快沙土就到了那些苗軍的膝蓋上了。看來,龔繼昌是下定決心,要把這些人給統統活埋了,可不是嚇唬嚇唬那些敢鬧事的苗民的。

  大坑外圍,還有數百持槍的士兵在隱蔽在樹林里,等九大白他們來救人。只要苗軍一出現,就會被亂槍打死。而九大白估計這是龔繼昌設計好的圈套,遲遲沒有露面。

  龔繼昌舉起了一個熊熊燃燒著的火把,用苗語說道:“只要帶我去搜尋九大白的藏身之處,本督立即就放你們回家。否則你們就連同這些書一塊去見閻王……”

  這些苗軍都是一些硬漢子,講義氣的,怎么可能會供出自己首領的下落呢?因此他們一個個都不吭聲,不愿意就此屈服,寧可被活埋。

  龔繼昌也無可奈何,下令手下向坑內潑灑猛火油:“本督再給你們最后一次機會,我數十下,十,九,八,七……”

  當龔繼昌數到一的時候,那個送酒的苗人將酒碗蓋在酒壇上,噗通一聲規在了地上:“大人,不要啊——”

  “我艸,你是誰呀?”龔繼昌問道。

  “大人,我是歐幫秀……這些娃兒都是被逼做了反賊的……大人放了他們吧。”那苗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的。

  “歐幫秀,這個名字有意思。”龔繼昌嘿嘿笑道,“憑什么要我放了這些蠻子?”

  “大人,只要你饒他們不死,我以人頭做擔保……”歐秀幫回答說。

  “歐大哥,你起來說話……”龔繼昌扶著歐秀幫起來,走到離大坑越五十步的地方。

  “大人,我有三個娃兒被你給俘虜了,都在這坑內,懇求你放他們一條生路吧。”歐秀幫終于說出原因。

  “放人可以,那你得幫本督把張秀眉給勸降了。在張秀眉沒有下山之前,你的三個兒子我是不會放他們走的,其余人我可以先行打發。”龔繼昌承做出了承諾。

  “大人,你這樣做,是直接告訴那些苗軍我是內奸,他們會殺了我們全家的。”歐秀幫說道。

  “歐兄弟,你這話倒是提醒了本督。我和這些娃兒說說,看有沒有愿意留在我部隊中,為我所用。”龔繼昌笑道。

  “大人。你恐怕說服你了這些娃兒,還是讓我來勸降好了。”歐秀幫說。

  “可以一試。”龔繼昌點點頭。

  于是,歐秀幫走到了大坑邊上,倒了一碗酒,灑向坑內:“娃兒們,這碗酒是祭祀先祖的。今兒我送你們上路,去見蚩尤大神……”

  歐秀幫又倒了一碗酒灑向空中:“娃兒們,這第二碗是祭天地的,愿你們的魂靈長留天地間。”

  坑內的戰俘仍然無動于衷。那些坑內的苗軍并不知道龔繼昌要釋放他們回家,一起大喊起來:

  “歐將軍,我們不想死啊,快救我們——”

  “歐將軍,我們愿意歸順朝廷——”

  這一喊可不得了,歐幫秀是苗軍的一個小頭目身份暴露了。龔繼昌這下可高興了,不得不佩服表弟祝榮楚給他出的“拋磚引玉”之計策,雖然歐秀幫不是苗軍的高級將領,但也有一定的號召力。先把歐秀幫給爭取過來了,以后在勸降張秀眉、楊大六等首領,瓦解苗軍,大有裨益。

  “娃兒們,我沒有辦法救你們!”歐秀幫端起酒壇,沿著坑邊一邊潑灑米酒,一邊說,“龔大人說了,只要你們反省好了,歸順朝廷,就可以活命。”

  “歐將軍,此話當真?”坑內的一個苗軍頭目問道。

  “當然是真的了,龔大人還說,只要我們與他的人一起喝過酒,吃過肉,就是兄弟了。”歐秀幫大聲應道。

  “歐將軍,說得倒輕巧!你就不怕龔大人在酒肉中下毒嗎?”那苗軍小頭目問道。

  “本督會和你們一起吃喝的。你們愿不愿意帶我一起去雷公山地區?”龔繼昌問道。

  “我等愿意追隨龔大人——”坑內的苗民一齊跪下。

  “呵呵,看來,這些娃兒終于屈服了!”龔繼昌笑道。

  “大人,只要遵守諾言,不殺他們的家眷,優待他們,他們就會聽你的指揮的。”歐秀幫抱拳道。

  “好的。”龔繼昌下命令士兵把這些就要被殺的苗民弄回了地面。給他們換了衣服,好酒好菜招待,并發給他們回家的路費。

  哪知道這些苗軍為了感謝龔繼昌的不殺之恩,居然留了下來,組成一支苗軍部隊,每次打仗都在前面做向導,如此一來,平苗之事就得心應手了。

  同慶九年,九月四日,精毅營克巖門,進軍叫烏,繼而追擊撤退至九股河之苗軍。十年三月,龔繼昌等率軍攻下丹江,進軍牛場。

  張秀眉、楊大六帶領麻江、黃平、雷山、丹寨、臺江等地的苗軍退縮到了雷公山地區,以此為中心繼續抗擊清和軍。

  雷公山地處雷山、榕江、劍河、臺江四縣之間,總面積70萬余畝(約合500平方千米),巍峨挺撥,雄偉壯觀,森林蒼翠,溪水晶亮透明,瀑布垂直飛瀉,氣勢奪人,處處鳥語花香。

  在紅、白、紫玉蘭、杜鵑花盛開的時節,美不勝收。山下,到處分布著半坡苗寨,可領略迷人的苗族風情,主峰觀日出日落,云吞霧繞,如詩如畫,令人心曠神怡。不過最為杜鵑花最為出名的還是營盤村。

  龔繼昌以苗人土著歐秀幫、楊定國等人為向導,到營盤村勘察地形,在此轉悠了一圈,順便看了下這里的花海。

  營盤村位于凱里的南境,苗名就叫做“咬榜”,在苗語意境中“榜”乃是“花朵”之意,境內有烏鴉、牛角兩座高山。兩山連綿起伏,高聳入云,巍峨傲立,氣勢磅礴。尤其是烏鴉坡,崗巒綿亙二十里。

  其中,烏鴉坡主峰“告島糾”(苗名)海拔1408米,為凱里城周邊第一高峰;牛角坡主峰“東單”(苗名)海拔1384米。

  營盤村的三個自然寨——大營盤、下寨(中營盤)和小營盤鑲嵌在烏鴉、牛角兩坡西南面海拔自750米至900米的地帶上。

  龔繼昌去營盤的時間是農歷三月,烏鴉、牛角兩坡迎來一個了姹紫嫣紅的盛花期。登臨山頂,但見天地之間,莽莽蒼蒼,群山連綿,千山萬壑,盡收眼底。山腰上,苗寨錯落,梯田層層,樹林茂密,小路纏繞,美不勝收。

  一組組、一叢叢,色彩各異、千姿百態的映山紅迎春怒放,呈現出一幅層林盡染、漫山紅遍的壯麗畫卷!花海其總面積達到近萬畝,分布在自海拔650米到海拔1400米的山林上,花色有白、紅、粉紅、紫、紫紅、偏藍色、紅白復色等多種色調,花期長達達到一個多月。其面積之大、年代之久、密度之高、品種之多、花色之美,乃凱里一絕,黔東南少見,令人稱奇!

  可惜啊,這么好的地方,官員們卻沒有好好珍惜,不會輕徭薄賦,只會一味壓榨苗民,弄得民不聊生。

  如果苗族人能夠安身立命,他們還會造反嗎?這一點龔繼昌心里很清楚,所以他只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,去和苗軍和談,勸他們放下武器,回家種田。

  “大人,張秀眉要是退到營盤村來了,怎么對付?”歐秀幫問道。

  “以打促和,邊打邊談。如果張秀眉拒不投降,只要本督生擒了他,決不輕饒。”龔繼昌笑道。

  “龔大人,那我去雷公山上再勸說幾次才,可行?”歐秀幫為問道。此前,歐秀幫去了苗軍的大本營和談,軟磨硬泡的,說得包大肚等人心里癢癢的,有點動搖了。

  “好吧。本將軍只希望盡可能的減少傷亡。”龔繼昌點點頭。

  于是,歐秀幫帶著一行苗族土著,挑了一些大米、煙、肉、糯米飯、酒等東西上到雷公山地區。

  正處于糧草缺乏的張秀眉收下了歐秀幫送的物品,設宴招待歐秀幫一行人。“兵馬大元帥”楊大六則很不高興,騎馬去了山頂的跑馬坪。

  在酒席上,歐秀幫唱起了山歌勸張秀眉:“下到寨上來,撕雞各半邊,同喝生血酒,結盟做弟兄……”

  張秀眉心里明白自己的表姐夫是在自保了,因此打斷歐秀幫的歌聲:“姐夫,本王說了多次,是不愿意和龔繼昌和解的,你還來做什么?”

  榮華路之我不為刀俎



榮華路之我不為刀俎 http://www.nhsyal.live/html/book/56/56773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
全天江苏快三计划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