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18章 丹殿大典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  河外之地,花蓮家族府邸,內堂。

  “父親,白起到底和你說什么了?你回來之后就始終悶悶不樂?”花蓮子楽站在殿前,望著坐在椅子上,悶悶不樂的花蓮雄,他忍了很久之后,終于是忍不住問了出來。

  花蓮雄以往根本不是這個樣子的,但是自從晚上被白起留在督府的內堂之后,回來之后就變成了這個樣子。

  他不知道父親發生了什么事,更是不知道那個白起對他說了些什么。

  但是他肯定篤定,這個白起一定對花蓮雄說了什么事情,否則是不可能變成這個樣子的。

  “兒子,以后花蓮家族做事要小心一些,不要在河外之地太過于猖狂和放肆,這里我們沒有資格放肆。”花蓮雄見兒子忍不住問他,他也抬起頭來,看向花蓮子楽說道,語氣透著很多復雜。

  花蓮子楽越發的覺得父親有些不對勁了,便急不可耐的問:“父親,那個姓白的到底和您說什么了?您至于這么怕他嗎?咱們可是花蓮家族,就算是放在修羅族也是十大家族的水準,即便咱們不是十大家族了,也不必放低身段吧?”

  “哎,孩子,你不懂啊,本來我的想法和你是一樣的,可是自從昨天晚上和白起聊完之后,我才發現咱們還是太小瞧了白國,小瞧了白起這個年輕人。”

  “子楽,父親問你,你知道白元煥吧?”花蓮雄嘆了口氣之后,滿臉無奈的苦笑,問著花蓮子楽。

  花蓮子楽點了點頭,想到這個白元煥的時候,他滿臉都是敬畏的神色,更有些心向往之。

  “白元煥可是小八品煉丹師,已經成為丹道至尊了,能與他媲美的只有上一任的丹門之主丹隨風了。”

  “今天據說還是丹殿的成立大典,只可惜我們沒有請帖!”花蓮子楽對于這個白元煥可謂是崇拜到了極點,能夠靠著一個人,走入煉丹界的巔峰,也算是極為不容易。

  “孩子,你對白起怎么看?”花蓮雄又問了一句,看向花蓮子楽。

  花蓮子楽提起白起,臉色立馬一垮,沉聲冷笑道:“他除了靠別人,還會什么?我總之是不服氣他。”

  “但是孩子,白元煥與白起是一個人,丹道至尊就是白起!”花蓮雄見到花蓮子楽對白起極度貶低之后,就忍不住再度苦笑的搖頭嘆氣。

  “啊?你說什么?父親?白起就是白元煥?這,這怎么可能?”花蓮子楽登時間傻眼了,聽到花蓮雄的話之后,他徹底被嚇住了。

  他一直敬佩的白元煥,竟然是他最瞧不起的白起,這怎么會出現這種事情?

  “是真的,而且我們花蓮族也收到了請帖,是白起親自送給我的,就是這個。”花蓮雄苦笑一聲之后,將懷里面的請帖取了出來,放在桌子上。

  花蓮子楽激動的將請帖拿了出來,然后翻開一看,頓時面色怪異十足,上面的確是丹殿的請帖,而且回帖人是白元煥,可是這是白起交給父親的,也就是說白起的確是白元煥,這個不需要質疑。

  “這,不可能,怎么可能是他?”花蓮子楽心里面有一種偶像日了狗的沖動,自己敬佩的那個丹道至尊,竟然是他最瞧不上的白起。

  “孩子,你要好好想一想,你是不是真的瞧不上白起,還是你不服他?”

  “白起這種年輕人,已經逐漸和我們有了距離了,這一份距離并不是我們落他的距離,而是他落下我們的距離。”

  “他現在已經可以和那些頂級的大佬們站在同一個席位之上,盡管他的境界還略有些不足,可他的煉丹實力,絕對不敢讓那些大佬輕舉妄動。”

  “所以我們花蓮族才需要小心翼翼的活著,我們已經不是修羅族的那個花蓮族了,而你的姑姑花蓮蕓,已經警告我很多次了,不要和白起交惡,你知道為什么嗎?”

  “為什么?姑姑不至于怕他吧?畢竟我哥哥可是修羅族的魂尊啊,妖家也是十大家族之一,有必要怕他嗎?”花蓮子楽滿臉疑惑的問。

  花蓮雄謂然一嘆,苦笑的搖著頭說道:“因為妖家現在已經徹底是白起的勢力了,你可能不知道你哥哥魂尊妖千影,如今是白起的奴才。”

  “奴才你知道什么意思嗎?就是那種卑躬屈膝,簽約的奴才,以后整個妖家都將是白起的勢力,而我們花蓮家族還能在他面前挺起身板嗎?”

  “不,你說的不是真的,不是真的!”花蓮子楽這一刻,腦袋很痛,快要炸裂一般,他最近崇拜敬佩的白元煥是他最厭惡的白起,他最大的背景妖家,如今也是白起的勢力,就連他的大哥妖千影,竟然也是白起的奴才?

  這讓他這個高傲的花蓮家族的少主如何能夠承受住這種打擊?實在是太打擊人了。

  可事實就是如此,誰也無法改變的這個事實。

  “你好好想一想吧,我們花蓮族經不起折騰,一會咱們花蓮族的守衛就要跟隨大軍出動,這也是我們花蓮族唯一能夠賺取功勞的方式,我們不能吃干飯的。”花蓮雄說到這里,搖著頭走出了內堂,站在外面,望著已經露出朝陽的魚肚白,這一片天域之下,都是白起的地盤。

  他們花蓮族若是想要存活下去,就要彎腰低頭,也唯有彎腰低頭。

  他想到了昨晚上,白起對他所說的那句話,在白國,你們花蓮族是條龍也給我盤著,是一條虎也給我臥著。

  花蓮雄也終于感受到了白起的能量和可怕,這個年輕人也終于讓他感覺到害怕了。

  ……

  布隆城外,布隆山峰之巔,這足夠承載萬人的廣場之上,卻是被擠的滿滿登登,還有近萬人都被擠到了山腰之上或者踏立在虛空之上。

  總之這一片區域,這一座山峰之巔,徹底成為今天最為炙手可熱的地方,這里將舉行的是丹殿的成立大典,從今天徹底開始,丹殿將存在于天武世界之內,將存在中央帝國的布隆城。

  這里所有的布置場景,都是白起在前幾天挑選的第一批強者負責的,這些強者都是修煉者,也全部成為了丹殿的第一批成員,他們有的貴為執事長老,有的只是普通長老,還有的是客卿長老。

  但是不管什么,今天他們都有唯一的一個身份,那就是丹殿的成員,他們將會在這里,親眼見證他們加入的這個丹殿成立。

  “玉兒,多謝你的運籌。”白起站在廣場的中央高臺之上,一旁就是卿玉兒。

  卿玉兒一直忙活著一切,她負責統籌丹殿的建立儀式,包括請帖以及座位排次,很多很多細節上的東西,都是這個女孩一直幫著忙活。

  現在白起致謝她,也是應該的,可是卿玉兒并不喜歡白起的這種特別尊敬和禮貌,她不是好氣的嗯了一聲,轉身就繼續忙活了。

  白起知道她的心思是什么,可是自己現在哪有那個心思?如今自己的幾個女人,自己都保護不好她們,更沒有辦法給她們一些溫暖,現在怎么可能加入新的女人?

  而且白起也不想耽誤卿玉兒這么好的女孩,他現在已經是四個孩子的父親了,還需要扯這種事情嗎?

  “諸位遠道而來的煉丹師同行們,尊敬的修煉者們,大家上午好,今天是丹殿成立大典之日,從今天開始,我們丹殿將徹底成為天武世界勢力的一員,也是中央帝國的一員。”

  “現在我宣布,丹殿大典,正式開始!!”

  轟轟轟!

  白起的話落之時,遠處的山峰之上,傳來了轟隆隆,震耳欲聾的元氣炮,足足一百多聲,震懾整個山林,所有布隆山之上的魔獸,全部被嚇的匍匐在地。

  在這里強者實在是太多了,就連尊級巔峰都有好幾個,而瓊級初期也正在趕來的路上。

  “經過前幾天的選拔,一共選拔出來二十五個可以做我弟子的候選人,但是見到大家這么熱情,我打算將三個徒弟名額,擴大到五個。”

  “另外我還額外相中一個弟子,我將把他特殊的收為徒弟,并不占據這一次的五個名額,大家盡管放心好了。”

  “接下來就讓我們請出來這二十五為弟子候選人吧。”白起一邊說著,一邊指著對面的紅毯外,二十五個年輕帥氣的弟子候選人,緩緩的朝著白起走了過來。

  這二十五個候選人沒有一個老人,也沒有一個超越三十歲的,全部都是以青少年為主,因為只有年輕的煉丹師,才能夠有塑造性。

  另外他們煉丹的境界絕對不能夠太高,太高的已經有了自己的特色,就沒辦法修改了。

  所以這些弟子候選人三品為多,四品也有一些,五品以上都沒有。

  “哈哈哈,白老弟,我沒來晚吧?”

  “哈哈,我狂圣狼主,來也!!”

  忽然間,高空之上傳來震耳欲聾的大笑聲與吼聲,而后就看到一道數丈的黑色奔狼出現在上方,一道黑光之下,這一條本體奔狼,幻化成為狂圣狼主,落在了高臺之上。

  瞬間,嘩然而起!

  殺神白起



殺神白起 http://www.nhsyal.live/html/book/57/57384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
全天江苏快三计划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