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4章 皮臉禳祝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本站域名更換為www.lnwows.com 地府巡靈倌第894章 皮臉禳祝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  聽他這樣一說,我們都聞到了煙火氣味,目光鎖定那邊的花園,然后,放慢了腳步,一步步的挨了過去。

  越是接近,煙火氣味越是濃郁,隱隱看到黑煙往上方竄,莫非是失火了?

  我們都是一驚,下意識的加快腳步,然后,從假山后探頭去觀看。

  我眼瞳就是一縮!

  花園之中,有個人蹲在那里,正將一張張的燒紙放置到臉盆中,其前方擺著個牌位,還點著三根香。

  蹲在那里燒紙的人,披著一件深褐色的風衣,看不到臉。

  “原來,有人在花園中祭奠死人,煙火味道正是燒紙時釋放出來的。”

  我偷看著這幕,滿腹狐疑。

  “死者為大,祭奠亡靈這種事,如何避人耳目的半夜來做?什么時候都該光明正大的吧?對方的行為讓人費解。”

  好幾摞子燒紙點燃之后,蹲著的人不知從何處掏出一大堆紙錢來,隨手一揚,紛紛灑灑的,宛似一場紙錢雨。

  我驚駭的眨巴眼睛,因為,心頭涌起‘紙錢雨’這三個字的時候,一副詭異的幻視畫面浮現眼前。

  ‘墨綠色的濃霧中,白紙錢宛似雨點的落下來,寒風吹動,面色蒼白,雞爪子般兩手胡亂揮動的男人以奇怪的姿態走來!他腳跟著地、腳尖離地,無比邪門’(詳情回看759章)。

  這畫面只是一閃就消失不見了,我心頭都是疑惑:“一次兩次的出現幻視畫面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“姜學長,你看那人的手。”

  王探一句話將我喊回了魂來,我順著他指著的位置看去,一眼看清,霎間就感覺心頭發緊。

  揚著紙錢的那人,手從風衣袖子中露出來,不仔細看注意不到,但仔細一看,就被嚇到了。

  那不是人手!

  質地不是人的血肉,而是,白紙!

  用白紙扎成的人手,指甲位置用鮮紅顏料涂抹的紙手。

  這雙嚇死活人的紙手,正將大量的紙錢扔到上空,然后,任憑紙錢被夜風吹拂的到處都是。

  無邊驚悚之意直沖天靈蓋!

  我反應極快的將二千金扯到身后去,不讓她看清楚了,要不然,二千金受驚之下容易失聲尖叫。

  我感受到二千金冰涼的手,只能連連拍她后背,以作安撫。

  小丫頭不要被嚇壞才是。

  本不該帶她出來冒險,但留她在一眾新認識不久的人身邊,更危險。

  我只能勉為其難的帶上二千金,走到哪帶到哪兒。

  更驚悚的一幕隨后降臨!

  扔完紙錢的家伙站了起來,緩緩轉過身來。

  雖然環境黑暗,但擋不住我不知因何緣由可以夜視的雙眸,第一時間我就看清楚了這家伙的臉。

  “嘔!”

  胃部翻江倒海,露在外頭的皮膚好像是被冰凍過一般的涼,渾身上下的每一個汗毛孔都‘咻咻’的冒出來涼氣。

  這東西的臉太恐怖了!

  而且,臉很熟悉,是莫家老爺子。

  問題是,只是一張臉皮。

  紙人的臉上覆蓋著一張臉皮,莫家老爺子的臉皮!

  雙眸窟窿位置,露出一雙用紅顏料畫成的紙人眼,嘴巴窟窿那里,露出的是黑顏料畫就的紙人嘴。

  覆蓋紙人臉的人皮臉邊緣,一滴滴的黑血緩緩滴落。

  這一幕就呈現在眼前,配合前方的燒紙臉盆、牌位、燒香和灑落到花園各處的紙錢,極致的驚悚霎間就罩落了下來,沖擊著人們的心靈防線!

  心志稍差的,會被擊潰的,會發瘋!

  我握緊桃木小劍,暗中,手心里扣著一把袪邪鹽。

  王狂彪和王探都被嚇到了,反應和我相同,只有寧魚茹還沉的住氣,正暗中緊盯著人皮臉紙人的一舉一動。

  風衣隨著陰風飄動,紙人一步步笨拙的向前行走,用了幾分鐘時間,走到花園小路盡頭。

  我們本想跟上去看看這東西走去哪里?不曾想,‘呼啦’一聲,紙人身上燃起了油綠的火焰,只是幾下子,就將其燒成了灰燼。

  但我眼尖的看到,那張‘人皮臉’竟然從火焰中沖飛了出去,一轉眼就竄的無影無蹤了!

  “難道,那臉皮返回原主的身上去了?”

  王探也看清楚了這一幕,很是震驚的說著。

  我們僵在那里半響,這才從假山后挪動出來,一步步的向著遺落在那兒的牌位走去。

  距離的近了,牌位上的字就很是顯眼了,莫家上下五十六口之位!

  “這是……?”王探指著牌位,臉都發青了。

  “本以為紙人是在祭拜死人,誰曾想,這是在祭活人,用意之狠毒,簡直令人發指!有人想讓莫家老少全部死絕!”

  寧魚茹陰聲回答。

  她蹲了下去,將燃燒了三分之二的燒香從小香爐中扯出來,隨手將火頭掐滅,然后,湊到鼻子前聞了一聞,臉上的神情就是一動。

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我好奇的看看燒香,又看看寧魚茹難看的臉色。

  “這香用料非常復雜,其中有幾味藥,極為難尋,但摻雜在燒香中,點燃后,具有神奇的功效。”

  寧魚茹很是沉重的回答著。

  “什么功效?”王狂彪追問。

  “若是鎖定了目標,燒香氣味具備了將活人靈魂引導出竅的作用。魂魄離體后,一段時間不回軀體,那人就死定了!”

  “這是非常歹毒的邪術,方才要是任憑三根香點完,怕不是莫家老小都要被引出魂魄來?但我們湊巧遇到了,也掐滅了香頭,所以,莫家逃過一劫。不過,魂魄已經被引動了,其中體質弱的,恐怕是扛不住,弄不好就會一命嗚呼了。”

  寧魚茹說著這些話,我們齊齊毛骨悚然。

  “如何鎖定的目標?”王探沉吟后詢問。

  “要是我所料不差,答案就在這里。”寧魚茹指一指被燒紙灰燼填滿的臉盆。

  “這是什么意思?”我們聽迷糊了。

  “鎖定目標最簡單方式就是準確的生辰八字和名字!人皮臉紙人燒掉的紙張上,應該是寫就了五十六個大活人目標的生辰八字和真實姓名,然后再進行其后的步驟,就會起效了。這種邪術,有個專門的名詞,禳祝術!”

  “此術,本是祭祀時祈福所用,但卻衍生出了諸多害人的用法,防不勝防啊!用好了,比降頭和厭勝還要厲害幾分。”

  寧魚茹蹙緊了眉頭。

  我們聽的是心頭大駭。

地府巡靈倌 http://www.nhsyal.live/html/book/61026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
全天江苏快三计划官网 90后小伙分析股票被质疑分析2019股票 琼崖海南麻将最老版本 陕西20选8快乐十 双色球走势图 鼎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稳赚技 澳洲幸运5平台 湖北快三遗漏 哈灵麻将下载客户端 河内5分彩5码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直播开奖 甘肃快3开奖结果查 遗漏广西快乐10分 福彩3d和值尾走势图振幅彩宝贝 六合秒秒微信群 新疆35选7开奖查询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