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四章 戰后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本站域名更換為www.lnwows.com 狩宋第四百二十四章 戰后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  鐵騎軍,放棄了呂梁山山脈以西的,也沒有要渭河平原的西京之地。

  楊繼業已經移防延安府,就是為了避免洛河,涇河和渭河上游黃土高原墾荒種植之勢。

  楊家父子現在都成了種樹專家,帶著楊家軍一邊剿匪一邊種樹,一邊收攏邊民,在規劃院劃定的地域集中屯墾。其它地方,能種樹就種樹,不能種樹的就是皇家牧場。

  折家到了上郡,那是黃河的河灣地區,和東遼人打仗打得太多了,就沒幾個人。不過草場倒是比以前還要好了,因為契丹離開后,女真人太少,不敢觸碰大周的軍威。他們需要在渤海和大周之間尋求平衡,不然兩邊都打他,日子就沒法過了。

  楊家和折家,長期合作,現在是聯姻之好。他們在邊塞作戰時間太多了,知道現在真正為了邊塞著想的是渤海王和冀王。他們一直非常堅定地支持柴宗誼,與渤海的合作也還不錯。

  韓令坤留在了靈武郡,這里也是鐵騎軍的屯兵地,控制這整個黃河河套地區。這里還殘存著黨項一些不肯臣服的部落。不過黨項人正在西遷高原。

  柴宗誼到了武威郡,和趁機偷襲,想要切斷肅州大軍后路的吐蕃人打了一仗,吐蕃人怎么打得過潮水一樣的鐵騎軍,大敗。不過柴宗誼在武威郡病倒,魏仁浦帶著一幫人在哪里安撫吐蕃和黨項部落,充實哪里的人口。

  肅州,李谷也病了,那里主要是支持大周的漢人家族的族兵對抗這契丹、吐蕃以及回鶻部落的襲擾。范質和帶著全部的步兵,與高懷亮帶著的三萬本部騎兵前往增援。

  柴宗誼送過來的文書十分簡單,就是說呂梁山是屏障,希望渤海軍能夠守住。將來如果有問題,鐵騎軍有一條生路。西京不要進入,哪里算是留給大周的一個念想,也是柴宗誼與大周最后的聯系。

  慕容延釗覺得愧對柴宗誼,所以已經出蜀郡,準備鎮守隴西之地。哪里也是所謂的龍興之地,大唐古都,沒事不要輕易招惹。

  這意思很明顯,呂梁、太行到渤海,你高繼沖都拿去,但是不要進隴西。鐵騎軍可以退到渤海,但是也可以退到大周。

  “魂歸故土,總有所依。”

  柴宗誼的文書最后八個字,悲涼中帶著幾分祈求。

  “曹彬守開封,慕容延釗守隴西,魏王符彥卿已經上書說要回淮北。我們也許能有一段時間的安定時期。”

  高繼沖把文書交給了鄭明思,柴克宏辭職之后,鄭明思在主持軍事院的工作,韓玉輔佐。兩個人也算是老將了,不過相對于柴克宏,還是差了那么一點點。

  旅順,一場慘勝讓軍事院的氣氛沒有了以前那么活躍。所有的參謀們也沒有了歡聲笑語,都在默默地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 “傳聞趙匡胤還是想做忠臣,他拒絕了他弟弟趙匡義提出的取大周而替之的建議,趙匡義被打了板,送到陳州,領鎮安軍。趙匡胤示好魏王,希望能夠一起出兵南唐,但是魏王為了保持實力,拒絕了。”

  “魏王退淮北,極有可能鎮守徐州,這樣實際上與我們緊挨著。淮南換上了石守信。”

  高繼沖點頭“皇上那邊是怎么消息。”

  “消息太多,您還是問廉秋。商司得到的消息可能并不準確。”

  劉銑道“大部分的傳言都是柴宗訓與趙匡胤、李運君臣相攜,大軍已經到了洪州。不過唐王派了使臣到洪州談判,仗還沒有開始打。”

  “裝甲戰車團呢。”

  “兩個說法,一說是守江陵和荊州的油田,一說是去了洪州,擔任先鋒。戰車團的前團長楊璉據說進了大別山,現在在什么地方,商司還沒有消息。”

  高繼沖皺了一下眉頭“商司出了什么問題?”

  劉銑苦笑“我們失去一部分家族的支持。三個口岸雖然建立,貿易額雖然增長很快,但是世家們聯合對我們形成了壁壘,商司的外圍人員現在傳來的消息不一定可靠,我們還在甄別。”

  鄭明思道“安東的安東港和黑水港要到年底才能完成,安東省和鯨海省航線開通,兩個地方才能穩定下來。兩省地府和民生設施也會在年底成型,海軍大部分都可以撤回來。再往東走,就是殷地人的移民和地盤,和我們關系不錯。”

  海軍,現在是當半個地府和半個守備部隊再用,后備的官員補不上,他們就退不回來。

  “這次損失有些大了。不僅失去了四百多最好的戰士,直接退役也將超過一千人。他們可以安排到地作,但是以前他們本就在地作的。”

  鄭明思看了高繼沖一眼。說這個話不僅僅是傷亡有些大之外,最重要的是,渤海王把自己身處險地。

  一直在一幫默默處理文件的柴克宏抬起頭“我們遭遇的,幾乎是世家全部的精英。”

  鄭明思發覺自己的話確實有歧義,連忙道“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  高繼沖揚起手“行了,我們有很多種方法戰勝敵人,我選擇了最笨的法子,這件事我確實有責任。我們培養一個士兵很難,一名陸戰師的士兵更加難。不管是什么原因,我的決定都有欠考慮。我說戰士們有傲氣,難道我不是對戰損有錯誤的估計?”

  參謀們都站了起來,低下頭,一部分人用憤怒的目光看向鄭明思。

  鄭明思知道現在怎么解釋都沒用,所以干脆沉默了下來。

  高繼沖嘆了口氣“你們干什么?坐下。鄭院長沒有說錯。我還差點把自己給丟進去,我想這才是鄭院長真正的意思。”

  柴克宏道“對兵家的事情,沒有人比我更加熟悉。是我沒有重視陣法可能的變化,安排突圍分隊的時候有誤算,才讓王爺深陷險地。這件事會給王爺和戰士們一個交代。”

  高繼沖就沉下臉“胡鬧。參謀司該做檢討當然要做,陸戰師,全軍都要做相應的檢討。我們不是天下第一,如果這次敵人不是不能統一指揮,我們這些人,誰都活不下來。但是明天,對于那些戰士的親人,要給他們足夠的榮譽,他們失去的親人是烈士,他們是烈士家屬。”

  高繼沖道“不過明天進入園區的人要有一些限制,對于這次作戰的意義要講透徹,讓戰士們和他們的家人知道自己的犧牲沒有白白浪費。同時因為戰爭帶來的變化,也要做好應對措施,不要讓烈士的血白白流淌。”

  高繼沖看了一下整個軍事院在座的人“世家本來就不是鐵板一塊,世家的一個為了利益不惜一切代價的集體。我們越強,靠過來的自然就越多。軍隊要逐步加強對那些不合作的世家進行打擊,光明正大地打。商司的口岸也要配套上去,打拉結合,才是未來要做的事情。”

  鄭明思就笑道“既然要打拉結合,出門的就是我們,王爺您主持完儀式,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們。”

狩宋 http://www.nhsyal.live/html/book/72380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
全天江苏快三计划官网 北京pk105码滚雪球 上证指数多少 广东36选7复式计算器 天津快乐十分复式玩法 足球竞彩半全场怎么 江苏省快三一定牛 快乐真人麻将下载安装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全集 广东11选5*规则 四人单机麻将免费下 幸运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快乐彩12 老快3结果 15选5走势图带线 湖北十一选五可以玩吗 聚宝盆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