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1章 不想再讓她受傷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本站域名更換為www.lnwows.com 南風又起:念你成疾流月第291章 不想再讓她受傷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  白衣畫率先從電梯里出來。

  厲鐘石在后面跟上來,親密的環扣住白衣畫的腰,眉心微微一擰,“那我們為什么不可能是學生的家人呢?”

  可他們,明明是已經持證上崗的合法夫妻,才對。

  即便,他來到酒店要對她做點什么,那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。

  白衣畫笑了出來,“你什么時候見過二十歲的大學生有三十歲的家長?誰會信你呢?”

  “學生的父母自然不可能,那怎么就不可能是學生的姐姐,姐夫,或者哥哥嫂嫂的呢?”

  “剛才那個服務員看了我的身份證,我上面留得地址離這里不到十分鐘好不好?這么近,不回家,卻跑到酒店里開房,人家表情怪異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厲鐘石將白衣畫拉到了自己的身邊,打開房間的門,直接將她壓在了墻壁上,“那更不要白白浪費掉人家的心思了。

  “別,厲鐘石,我身上還有傷,沒有痊愈呢。”白衣畫輕聲說道。

  “你放心,我有分寸,知道怎么樣不碰你的傷口,保證不會傷害你。”厲鐘石聲音嘶啞,灼熱的氣息落在她的臉上。

  白衣畫的臉瞬間面紅耳赤,不敢直視著他。

  厲鐘石不再給她拒絕自己的機會,直接鎖上門,將白衣畫在地上抱了起來,推開了洗手間的門。

  “哎,那個,我可以自己洗澡的,雖然沒有痊愈,但是這幾天已經開始結疤了。”白衣畫掙扎著,想要從他身上下來。

  “你扭捏什么,我又不是沒有看過你,還不能讓我幫你洗澡了?”厲鐘石霸道的審視著她,將她放了下來。“可不可以泡澡?”

  白衣畫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,“雖然已經結疤了,但是再沒有完全痊愈后,還是不要碰水,可以簡單的用淋浴沖一下,沒事的。”

  “好。”厲鐘石聲音低沉的回應道,慢慢的脫下的衣服,拉開她一側的拉鏈。

  他看了看那條疤痕,除了靠近胸口的那里,傷的有些深,其它地方已經好的差不多了。

  他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的摸著傷疤,眉心皺起,很是心疼,“這到底是怎么傷到的?還有你的手,都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“我知道你要去見海藍,就沒有控制住自己,將你房間里所有能摔得東西全部都摔了,可能是淚水模糊了眼睛吧,沒有小心點,一走路直接摔倒在哪里玻璃中,就刺進來了。”

  白衣畫云淡風輕的說道,“你說,我這是不是自找的,活該?”

  可,現在腦海里再次回憶起那天,心依舊還是隱隱作痛。

  在感情上,她是失敗的,經歷一段失敗的婚姻,一段失敗的感情,這從內心深處讓她審視自己,也因此變得更加的沒自信,容易患得患失。

  “都是我不好,我也是聽到海藍沒死,特別的震驚,就著急去看她了。沒有想到她竟然和之前發生了那么大的變化,身上80%的燒傷面積,這幾年受到了非人折磨,換作普通人,五條命也早就完蛋了。

  只是,海藍瘋了,整個人的精神狀態特別差,我沒有第一時間和你說,是擔心你生我的氣。

  還有一個原因是我說了,她現在瘋瘋癲癲的,那天晚上看著她睡著后,我才離開了酒店,什么都沒有發生。

  我回去的時候,你已經不在了,我真的不知道你受了傷,都是我不好。”厲鐘石坦誠的和白衣畫解釋著。

  白衣畫的眼圈泛紅,鼻翼泛酸。

  “其實,我現在覺得,海藍活著總比她死了要好,現在想想,我還是非常幸福的。”白衣畫目光幽深,別有深意的說著。

  “什么?”厲鐘石注視著她,聽不明白。

  白衣畫只是唇角微微一勾,回過身來,主動抱住了厲鐘石的腰,吻住了他性感的唇瓣。

  厲鐘石也緊緊的抱著她,將她拉到了自己的懷里,吻的洶涌,熱烈。呼吸也慢慢的變得不再像之前那樣的平穩。

  白衣畫的唇瓣柔軟,更是難得像今晚這樣的主動。

  白衣畫閉上了自己的眼睛,如蝶翼般的睫毛抖動的厲害,直到兩個人吻的幾乎要窒息,厲鐘石這才放開她,為她沖澡。

  隨后,才又重新將白衣畫抱進房間里,放在了柔軟的大床上。

  白衣畫感受到他的某處已經蘇醒了,渾身都迸射著強大的力量。

  本以為,他會直接進行的,畢竟,往常,他向來是那樣的專橫,強勢,顧及自己的感受。

  可是,這一次,他沒有,反而異常的溫柔,手放在了他的腰上。

  白衣畫有些尷尬,不好意思正視著他,將頭別向了一邊。

  厲鐘石湊上前,眸色輕柔,手放在她的小腹上,“我的確失憶了,想不起之前我是如何讓你白衣畫愛上我的,或許那個時候的我,過于強勢,霸道,專橫。可是,從今天開始,你說的我都會記在心里,顧及你的感受,盡我自己最大的努力,讓你開心。

  可是,你可以和我耍脾氣,可以不理我,不開心了就花錢逛街購物,我的卡你隨便刷。

  只是,現在我是你的丈夫,我們已經結婚了,不要再和我提離婚這兩個字了,好嗎?”

  白衣畫望著厲鐘石,眸子里添了一層白白的水霧,昏黃的燈光下,盈盈閃動,很是瀲滟。

  這些話,厲鐘石在他沒有出事之前,也是和她承諾過的。

  眼前的厲鐘石,和以前她全心全意愛的厲鐘石在這一刻,重合了起來。

  “鐘石,謝謝你,出現在我的生命,包容我的倔強還有我的小脾氣。”

  白衣畫哽咽的對厲鐘石說道。

  厲鐘石唇角彎彎,俯身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,“應該說謝謝的人是我,感謝上天給我機會,讓我遇見你。真的很幸運。”

  但是,白衣畫并不自己舉得幸運,過去發生了太多了,受了那么多的傷,早已經千瘡百孔的她一旦看到一丁點幸福,她便如饑似渴的想要去爭取。

  女人啊,不僅柔軟,剛硬,并且還十分的矛盾。

  最終。理性還是敗給了感性。

  而他,今晚是真的想要和她再生一個屬于他們的孩子的。

  關鍵時刻,白衣畫警覺的拒絕了厲鐘石。

  厲鐘石眸色暗淡,問她:“你不愿意?”

  “不是,我這幾天不是安全期。”白衣畫對上他失落的眼神,繼續和他耐心的解釋道,“這幾天一直在吃藥,所以不能要孩子的,不然嬰兒會畸形的。”

  厲鐘石這才明白了過來。

  他還是太著急了,太著急想要和她有個孩子了。所以,才沒有去考慮那么多,再一次親了一下的她額頭,在她的身邊躺了下來,看著她。

  白衣畫對上他的目光,被他看的有些尷尬。

  “單位工作忙嗎?是不是明天需要早起回去?”白衣畫問他。

  “沒什么事,下午回去開個會就行。明天我陪你去商場逛街。”

  “嗯,那你也早點睡覺吧,我覺得有些累了。”白衣畫回過身來,閉上了眼睛。

  厲鐘石的手搭在她的腰上,抱著她,剛準備關燈。

  床頭柜上的手機突然振動起來。

  他看了一眼,是厲輝打給他的,他不想接,直接將電話掛斷了。

  很快,他的手下將電話又打了過來,厲鐘石臉色沉了下去,不用猜,也能想到是什么事。

  白衣畫回過頭來,看著厲鐘石。

  就在厲鐘石準備關機的時候,他的勤務人員再一次將電話打了過來。

  “為什么不接啊?接吧,我沒事。”白衣畫目光柔和的看著她,說道。

  厲鐘石將手機貼到了耳邊。

  “戰狼,出大事了。你快點回來吧。陳海藍自殺了!”勤務人員語氣著急的和他匯報著。

  “有沒有送進醫院?”

  “送了,救護車才走。但是海藍整個人就像瘋了一樣,非要見到你本人不可。”

  “我又不是醫生,見到我有什么用。”厲鐘石冷淡的說道。

  白衣畫聽到了厲鐘石毫不猶豫的拒絕,心里頓時暖暖的。

  這證明,之前她所說的那些,厲鐘石記在心里了。

  只要,他做了,就行了。

  倘若,厲鐘石真的不仁不義不顧海藍的死活,那她也會過意不去的。

  “鐘石,去看看海藍吧,看看有沒有什么危險。”白衣畫再一次在他背后開口,聲音依舊真誠溫柔。

  厲鐘石不解的看著白衣畫。

  白衣畫帶著淺淺的笑意,回答道,“沒關系,我沒事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厲鐘石牽住了白衣畫的手,她越是這樣信任他,他越堅定自己剛才的決定,不會改變。

  白衣畫,是他愛到骨子里的女人,他不想再讓她傷心,難過。

  “走,要去我們一起去看看。”

南風又起:念你成疾流月 http://www.nhsyal.live/html/book/74367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
全天江苏快三计划官网 福建36选7最新开 河南十一选五选胆技巧 广东好彩1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南昌麻将十三烂图解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,代码 快乐10分开奖直播 幸运11选5开奖 开奖结果查询 湖南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 疯狂飞艇走势图 pk10全天计划 投资之星 甘肃十一选五基本跨度走势图百度乐彩 乐透游戏大厅 推倒胡麻将口诀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